腾讯分分彩走势图分析 > 日用品 >

被告经营药浴店原告亲属泡药浴昏迷死亡 被告担责三成赔20万

  近日,广西柳州市柳北区人民法院对一起生命权纠纷案审理后认为原告亲属杨某某在被告经营的洗浴店内泡木桶药浴中昏迷抢救无效死亡,根据司法鉴定,被告对原告亲属死亡造成的经济损失应承担30%的赔偿责任,故依法判决:被告黄某某、李某某、柳州市晏瑜信息咨询服务部(经营者樊某某)于本案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共同赔偿原告江某霞、江某贵各项损失合计203640.53元。案件受理费、保全费共计14963元,三被告负担7227.5元。

  死者杨某某于1963年5月21日出生,户籍地在柳州市柳长路,属于城镇居民,丈夫江某贵,女儿江某霞。杨去世后,丈夫与女儿就赔偿事宜与李某某、黄某某及晏瑜咨询服务部进行协商,但协商不成。

  2017年8月11日,江某霞、江某贵为原告,以黄某某(女)、李某某(男)、柳州市晏瑜信息服务部(经营者樊某某,女)为被告,诉至柳州市柳北区人民法院提出诉讼请求:1、三被告连带赔偿原告经济损失709504.23元;2、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原告与被告生命权纠纷案,法院于2017年8月11日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

  法院审理后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认定本案事实为:樊某某是柳州市晏瑜信息咨询服务部的经营者,该服务部于2008年11月24日取得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登记经营场所为柳州市跃进路东的自有房屋,其获批准经营范围包括商品信息、市场营销策划咨询、企业形象策划服务、日用品零售。2016年9月,樊某某与黄某某合租了本案发生地房屋。双方在该房屋内合作经营安利产品和保险产品。而樊则将“柳州市晏瑜信息咨询服务部”的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安利产品等展示在房屋客厅的一个玻璃柜上。2016年11月,李某某入驻该房屋,以养生服务参与樊某某、黄某某的合作经营。

  2017年2月19日,杨某某前往该房屋进行泡浴,李某某接待并将杨安排在房屋阳台改造的隔间内,用木桶泡瑶浴。黄某某当时在场。在泡浴过程中,杨出现昏迷症状,屋内人员立即拨打120急救。当日,杨被送至柳州市中医院进行抢救,2017年2月22日上午10时45分出现心脏骤停,经抢救30分钟,呼吸心跳未恢复,于2017年2月22日11时15分死亡。

  杨某某住院花费医疗费48167.23元,部分使用杨的医疗保险,部分使用现金,其中医疗保险部分有30440.46元,使用社会统筹资金。2017年3月2日,死者的女儿江某霞自行委托柳州市金鼎司法鉴定所对杨死因、死亡与泡木桶药浴是否有因果关系进行鉴定。该所于2017年4月18日作出死因鉴定意见:“杨某某因支气管肺炎导致呼吸、循环衰竭而死亡。”2017年7月18日作出因果关系鉴定意见:“杨某某的死亡原因与其在洗浴店内泡木桶药浴存在一定的因果关系。”江某霞为此支付鉴定费13800元。

  本案诉讼过程中,晏瑜咨询服务部申请对江某霞单方委托的因果关系时行重新鉴定,广西柳州市明桂司法鉴定中心接受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司法鉴定中心的委托。在鉴定过程中,明桂司法鉴定中心要求柳北区法院补充查明当时死者杨某某泡药浴的成分,法院组织各方当事人进行调查询问,李某某在询问中称死者杨某某当时泡的是温水,并未有药物成分,而原告方以及晏瑜咨询服务部则陈述是药浴,但双方均无法提供具体药物成分的名称、计量。法院将补充调查情况移送上述鉴定机构,鉴定机构于2018年3月19日作出鉴定意见:“杨某某的死亡与其在洗浴店内木桶泡浴存在因果关系,因此泡浴在其死亡后果中的参与度为20-30%。”

  杨某某去世后,杨的家属于2017年2月24日到事发地房屋与李某某、黄某某就杨某某住院费、丧葬费、家属精神赔偿等进行协商,。当日,双方确认了五个赔偿项目,李某某、黄某某作为负责人在该协议上签字确认。在协商过程中,李某某承认杨某某当时泡浴用的是瑶浴药水。法院在第二次开庭时,要求李某某在指定时间内提交当时杨某某泡瑶浴的成分,但李并未提供。

  法院审理后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规定,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第三十七第一款规定,宾馆、商场、银行、车站、娱乐场所等公共场所的管理人或者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本案中,杨某某在事发地房屋接受李某某为其提供的木桶泡浴服务,并在泡浴过程中昏迷并经抢救无效死亡,经司法鉴定,杨某某的死亡与其此次泡浴存在一定的因果关系。根据前述法律规定,泡浴场所的经营者就应对前来泡浴的人员负有安全保障义务。三被告均否认是该泡浴场所的经营者,但根据事发地房屋内的泡浴服务是以“柳州市晏瑜信息咨询服务部”的名义对外营业,三被告建立了合作关系,所以该三被告是泡浴场所的共同经营者,均应对前来泡浴的杨负有安全保障义务。

  三被告还辩称,其对杨某某的死亡没有任何过错。但从现有证据来看,晏瑜咨询服务部并不具备从事保健养生、足浴、按摩类的资质,且事发地并非营业执照上的营业地址,这足以证实该服务部违反工商管理相关规定,擅自改变营业场所,超范围经营,而且事发时安排杨某某在狭小、相对封闭的空间内进行泡浴,泡浴场所内未张贴有任何提醒标识,在泡浴前未询问、检查杨某某的身体状况,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因此,三被告对杨某某的死亡存在过错,依法应承担侵权责任。

  根据广西柳州市明桂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鉴定意见,泡浴在杨某某死亡后果中的参与度为20%-30%。虽然本案当事人对该鉴定意见有异议,但本院认为,作出该鉴定意见的鉴定机构具有专业资质,并且鉴定意见是根据杨某某抢救时的病历记录、尸检报告以及现有的客观材料作出的,因此,该鉴定意见是客观、公正、科学的。鉴定机构现在所作出的参与度鉴定意见,是立足于现有材料,即杨某某在未添加药物的温水中泡浴这一材料得出的,但根据原告方提供的录像录音显示,李某某在杨去世的第三天,在与杨某某家属协商时亲口承认杨某某当时泡的是瑶浴,这就推翻了其在庭审中所作的温水泡浴的陈述。根据这一情况,本院要求李某某在指定的时间内提供瑶浴成分,但李某某未提供,根据举证规则,当事人持有证据而拒不提供,可以作出对其不利的推断,并由其承担不利的举证后果。因此,本院依法认定李某某给杨某某泡的是瑶浴,含有一定的药物成分,又因李某某拒不提供药物成分,故本院根据鉴定意见、当事人举证责任等因素,综合认定三被告对杨某某的死亡承担30%的赔偿责任。

  对于原告诉请的各项赔偿项目,本院认定如下:医疗费17726.77元;误工费175元;丧葬费30120元;死亡赔偿金56648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酌情支持15000元;鉴定费13800元;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500元;护理费,原告未提供证据,不予支持。

  2018年5月31日,法院依法作出前述判决,6月14日原告已收到判决书。(通讯员 吴汉君)